第939章 调查清楚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送那女人到了她家门口,李少安把车停下,让她下车。

女人似乎还有些不死心,想要再一次尝试,冲李少安妩媚一笑,“都到我家了,要不要进去坐坐?”

李少安不耐烦道:“行了,已经送你到家了,黄志忠的事情也该告诉我了。”

“好吧好吧,你这人真是没意思,我告诉你便是了。”

女人摆了摆手,表情中满是无奈,没想到这男人还真是油盐不进,实在无趣得很,当即只好说起了黄志忠的事情。

“这个黄志忠就是个没本事的软饭男,之前呢一直靠着傍上女人讨口饭吃,偶尔手头活络了就来茶馆里玩玩牌,只不过前端时间以来,这黄志忠不知从哪里赚了钱,每次来茶馆打牌都阔绰得很。不光如此,他身上穿的戴的也都是上等货,一看就得花不少钱。”

“你是说这黄志忠一夜之间变得有钱了?”

“是这么回事,他以前就是个穷光蛋,家里一穷二白的,到现在还讨不到媳妇,可是你说这事情也奇怪,他能去哪里赚来钱呢,怎么一下子就变得有钱了。”女人显然对黄志忠变得有钱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以前是个破落得让人不愿意多看一眼的家伙,现在到成了个香饽饽。

李少安心中暗暗思量,这黄志忠突然有钱,会不会和欠米粉厂那笔钱有关系。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钱的?”

“具体的时间那我不知道,可能有几个月了吧。”

那就是了!这家伙突然变得有钱的时间和拖欠米粉厂货款的时间能够对得上,看来这里面八成和他脱不了关系。

“黄志忠除了变得有钱了,还有没有其他事情,比如和哪个女人又搞到了一起。”

“你还关心这个?”女人意外地看着李少安。

李少安脸色一红,赶紧解释:“我是想知道他的钱可能从哪儿来的。”

女人笑道:“你不用解释,我又没说什么,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一件事儿,这个黄志忠的钱很有可能是从她那儿得来的。”

“谁?”

“我们镇上一个女人,他男人是做米粉批发生意的。”女人说道。

“你说的是不是罗德明?”

“你也知道他?”女人表情惊讶。

“他生意做得大,听说过这么一号人。”李少安解释道。

女人继续说道:“他有个媳妇叫卫红娟,这两人结婚多年了,有一个儿子,不过两人感情好像不怎么样。”

李少安问道:“怎么了,是两口子性格不合吗?”

“倒也不是,这个罗德明人还是不错,在镇上也是出了名的个体户,生意一直都做得还行,只不过好像是因为忙着做生意,冷落了他家里的那个媳妇,结果卫红娟就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开始厮混。”

“你是说卫红娟和黄志忠两人有不正当关系?”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茶馆里打牌的很多人都知道,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在镇子上是很容易传开的,可能也就只剩下黄志忠不知道了吧。”

“他们两个怎么认识的?”

“这还不容易,他们本来就是同一栋楼的邻居,天天都能见得着,要说这卫红娟也是个狠人,就在自家旁边也敢偷人,不怕被罗德明给撞见。”

“那他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有多久……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那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了,也许一年前,也许更早……谁说得准呢。”

李少安又问道:“那你最近有在镇上见过罗德明吗?”

女人手掌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惊讶地说道:“你这么一问,好像还真的有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李少安暗道,看来之前那个中年女人说的话都是真的,罗德明在远水镇起码已经消失了有一个月,这期间根本没有再露过面。

罗德明这么久不出现,肯定不可能是卫红娟说的去了冷水市的原因,要么他就是因为换不上钱跑路了,要么就是其他的原因,至于到底是什么,恐怕只有卫红娟才知道。

“老板,你问我这么多的事情,到底想要干什么?”

女人对李少安的行为不由产生了疑虑,这个陌生男人一口气问了这么多关于黄志忠的事情,实在是不太寻常。

李少安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而是又问道:“你知道这个黄志忠一般什么时间会去茶馆吗?”

女人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什么时候来茶馆,我怎么说得好。”

“那你能约他出来吗?”

“这……”

李少安掏出一张十块钱的票子塞到女人手上。

女人当即开心地笑了起来,点头道:“都是经常在茶馆里打牌的朋友,要约他出来还不简单。”

“那明天能把他约到茶馆里吗?”

“可以,绝对没问题。”

女人笑嘻嘻地说道:“老板,能问你个事情吗,你要我约他出来干嘛啊。”其实这女人也是留了个心眼,万一李少安要是前来寻仇的,自己把黄志忠约出来,到时候被砍死在了茶馆里,那还不得惹上一身官司。

李少安冷冷道:“你只管放心,不会让你为难的。”

……

从远水镇回到杨桥镇。

天色已黑,街道上一片漆黑,道路两旁零星有几户人家亮着灯。

李少安没有回米粉厂,他知道沈春兰因为欠款的事情心中自责,所以在这件事情解决之前他不太想回去,以免沈春兰见到自己心里头不好受。

要不去米粉厂,眼下的杨桥镇李少安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唐红艳那里了。

来到唐红艳家门前,看到里面亮着电灯,李少安的心稍稍放了下来,起码算是有了着落,不用去睡招待所了。

走到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脚步声传来,过了一会儿唐红艳穿着一套深红色的棉睡衣前来开门。

“少安,你怎么来了,赶紧进来,外面冷。”

见到是李少安,唐红艳喜出望外,拉着李少安来到屋里,顺手把门关上。

客厅里,木沙发前面摆着一张铁桌子,这种桌子是当地一带最有特色的家具,到了冬天的时候在桌子底下放上一盆炭火,然后再在桌面上套上一层被子,把脚放在火上烘烤,哪怕屋外再怎么风大雪大,人在屋子里身上一样暖和。

“姐,你家还有房间吗,我今天打算在你这儿借宿一宿。”李少安问道。

“当然有了,你要住怎么可能没房间,你先烤着火,我去楼上给你铺床。”

唐红艳听说李少安是要在家中过夜,当即开心极了,把李少安按在座位上,一个人兴匆匆地踩着楼梯去了二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