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今时不同往日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第二天,从红姐家出来,李少安早早来到预制板厂。

因为到了冬季的原因,这个时候通常不会再有什么人家破土动工,所以预制板的销售也降了不少,预制板厂里显得有些冷清。

等到八点多,徐明带着一帮兄弟来到预制板厂,红姐可是有交代过,让他跟着李少安去远水镇要账,他自然不敢怠慢。

见到李少安,徐明一脸嬉笑地走了前来,嘴上没少说着漂亮话。

“李老板,事情红姐已经和我说了,你放心,今天我一定帮你把这事儿摆平。”说着,徐明朝身后回头望了一眼,他带来的那些弟兄们一齐跨步上前,嘴里大喊李老板好。

李少安历来没受过这待遇,忽地觉得自己怎么像是成了这帮人的头,这架势让他感到有些不妥,便冲徐明说道:“这次就算了,以后别搞这套。”

徐明嘿嘿笑道:“成,李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不搞这套了。”

“你带了这么多人?”

李少安看了一眼徐明身后的兄弟,差不多七八个,顿时有些不满意,他又不是要带人去打砸闹事,叫这么多人反而添乱。

“李老板是觉得多了?”

“多了,加上你再带两个吧。”

“成,要带谁去,李老板尽管挑。”

徐明朝身后示了个意,那帮手下立即一排站好,等着李少安挑选。

李少安觉得这场面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怎么还一排人站好了等自己来挑,不过这个时候就懒得去管那么多了,走到那些人跟前挨个挑了起来。

其实挑人的条件很简单,就是看谁个子大,谁看起来凶,一会儿到了地儿能够把人唬住。

“李,李老板,是我啊,狗婆娘……”

李少安走到一个家伙跟前的时候,那人主动跟李少安说起话来。

狗婆娘笑嘻嘻地冲李少安点头哈腰,一年以前他第一次见到李少安的时候还是在王芳家里讨债,那时李少安还是个刚到杨桥镇的愣头青,什么都算不上。

现在再见到李少安,狗婆娘哪里还敢在他面前有半点狂傲的姿态。

“李老板挑人,让你说话了吗,滚一边儿去!”

李少安还没说话,身边的徐明就怒了,指着狗婆娘鼻子怒喝。

狗婆娘被徐明凶相吓得腿脚一软,差点没站住。

李少安心中倒有几分暗自得意,这昔日的流氓痞子,此刻再站在自己面前,也只能态度恭顺地低头弯腰。

又走过一人身边,那人见到李少安过来,身子竟开始微微颤抖。

李少安多看了这人一眼,只觉得有几分面熟,脑袋里面回想一番,忽然记起这人来。

去年米粉厂被人闹事,张进奎还被人用刀伤了腿,就是这个叫猴子的家伙带人去的,最后这个猴子被李少安打得不省人事,红姐当时也在一旁,此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再看到猴子,这家伙依然只是红姐手下的一个打手,而李少安已经成了他万不敢再招惹的人。

“李老板……”

猴子见李少安看着自己,赶紧把眼睛垂了下去,盯着地上不敢抬头。

李少安没有应他,只是嘴角处露出了一闪而过的一抹轻蔑,很快便消失不见。

徐明见李少安多看了猴子几眼,笑着问道:“李老板,要带上他吗?”

李少安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然后又从这群人里指了两个身板结识,面相带煞的。

徐明拍手道:“成,那就这俩了,你们俩一会儿都给老子聪明点,李老板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

既然人都已经选好,其他人也就各自散去,只剩下李少安、徐明,和这两个被选的大个子。

其中一个大个子不知从哪儿提来个黑色的旅行包,扔到桌上的时候发出了一阵哐当的声音。

李少安觉得惊讶,看了一眼徐明,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徐明笑着拉开拉链,只见里面好几把明晃晃的刀片。

“带这个干什么?”

“李老板,一会儿不是要讨账吗,用这个才能让那王八蛋乖乖还钱。”

李少安不悦道:“不是说过,只是去吓唬一下人吗?”

徐明抽出里面一把,用手握着,向李少安展示,还说道:“李老板,你看这,没开刃,就是用来吓唬人的。”

李少安摆了摆手,让徐明把刀放进去,说道:“把这东西收好,咱们用不着。”

“成,听李老板的。”

徐明很是配合,还真是李少安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然,李少安心里也明白,像徐明这样的人能对自己言听计从,绝对不是靠着自己的威望让他服帖,而是有红姐的命令。

此行一共四人,李少安和徐明各骑一辆摩托车,载着人去了远水镇。

……

远水镇。

街道边的一家茶馆,里面的生意挺热闹,不少人在这里打牌。

其中一桌,坐着上次和李少安说话的那个女人,同桌的还有三个男牌客,三个男牌客里,有一个看起来其貌不扬,梳着中分头发的男人就是黄志忠。

“黄志忠,前两天都不见你来茶馆玩,你小子跑哪儿快活去了?”一个男牌客问道。

“我还能去哪儿,都在家里待着呢。”黄志忠不由笑了笑。

另一个男牌客问道:“在家里怎么也不出来和我们玩牌呢,你黄老板最近不是有钱了吗?”

女人笑道:“你们可别挖苦黄志忠了,他有什么钱,真要有钱还和我们在这里打牌?”

黄志忠有些生气,心里骂到,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知道个屁,老子今天晚上就要坐车去东粤了,到了东粤就是天堂,谁还管你们这帮土鳖。

只不过黄志忠面上还是装作毫不在意,冲那女人笑道:“是啊,我能有什么钱,有钱也就不在这里玩了。”

几人说话间,有个远水镇街上的痞子走进了茶馆,径直走到黄志忠面前,在他耳边低声讲了几句话。

黄志忠面色大变,当即把手里的牌扔了,冲同桌的三人歉笑道:“几位,今天对不住,突然有点事情,我得去处理下。”

“还回不回来的?”同桌的男牌客问道。

“不回来了,你们玩,今天实在对不住,改天我请客吃饭。”说罢,黄志忠急匆匆地跟着那痞子离开了茶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