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将错就错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班车一路缓行,三个多小时过后,终于抵达了南湘市汽车南站。

市区的规模比县城大得多,城建也要发达不少,但是汽车站就有南、北、西,三个站。

李少安他们从桃湖县过来,所到的就是南站,到了南站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从温暖的车厢内走出,外面冷锋倏地让人清醒过来。

“现在呢,怎么安排?”

“奔波了一天,先去招待所住下吧,等明天再去见我爸妈。”

在孙丽萍的安排下,两人上了市区的公共汽车。

李少安对市里不熟悉,至于去哪儿完全听孙丽萍的,她对这里轻车熟路,知道去哪里要坐几路车。

大约坐了半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到了市政府招待所。

站在招待所门口,看到里面建得气派的五层高楼,李少安问道:“就住这儿吗?”以前李少安外出住的都是普通的小招待所,没住过这种政府的招待所,尤其看到那大门口紧闭的铁门,难免会有些紧张。

孙丽萍领着他往里走,在正门的旁边有一扇小门,通常行人进出都是走这里,至于大门那是给领导的车辆进出才会打开。

传达室的老头儿见有人过来,拦住两人问道:“来干嘛的?”

“住宿的。”

“有介绍信吗?”

老头儿态度很傲慢,他是这儿的老职工了,干得时间久了自然就有了些优越感,这儿可和外面那些私营的小招待所不一样,没有介绍信是住不了这儿的。

“有的。”

孙丽萍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介绍信。

登记完了信息,孙丽萍和李少安走到那栋大楼里面。

一楼装修得宽敞大气,一看就是政府投资的产业,比起外面那些小招待所简直好上太多。

在前台的地方办理了入驻手续,领了房门钥匙,两人又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406,到了。”

李少安看着门牌上面标注的号码。

孙丽萍拿着钥匙打开了房门,开门之后里面的景象让李少安忍不住咂起了嘴。

果然还是市政府财大气粗,这房间的面积起码有二十平以上,还带一个里面的阳台,窗户朝南,采光很好,除了这些更让人惊喜的是居然还带单独的浴室和厕所。

那时候一般的招待所都是统一的大澡堂子和公共厕所,能够在每间房里单独带上浴室和厕所,这待遇也只有市政府的招待所能办得到了。

“那今天你就暂时住这儿了。”

看到李少安满意的表情,孙丽萍也很是开心。

李少安往床边摆放的布沙发上一趟,顺势把孙丽萍拉到自己怀里,问道:“你不住这儿吗?”

孙丽萍说道:“我再陪你一会儿就得回家了。”

“啊,你还要回去?”

“当然了,我总得回去跟我爸妈先说一声吧。”

“也是,还是你考虑得周到。”

两人在房间里说着话,不知不觉外面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见时间不早,孙丽萍心中不舍,但还是得起要离去,李少安只好送她到招待所门口。

寒风之中,两人难舍难离,又一起走了很久,直到目送孙丽萍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李少安这才返回招待所。

招待所宿舍楼的旁边有一栋两层楼的建筑,那里是食堂,可以凭在前台领的饭票去那儿吃东西,不过晚餐时间只有五点半到七点,过了这段时间食堂就关门了。

李少安回到招待所的时候,食堂那边已经黑灯瞎火,本来是打算在食堂把晚饭给解决掉的,无奈之下只好就此算了。

恰好又因为赶了一天的路,这会儿累得不行,所幸连饭也懒得吃,直接回房间睡觉。

大约到了**点,李少安肚子里咕噜噜闹腾起来,没吃晚饭让他饿得够呛,反正也睡不着,干脆来到卫生间灌了一肚子自来水,熬过了今天晚上再说。

灌了一肚子的凉水,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就在这时听到敲门声响起。

这大晚上的有谁来敲门,李少安不禁竖着耳朵听了起来,直到下一次敲门声又响起,这才确定是自己这间。

“谁啊?”

李少安没好气地问了一声,心说自己在市里又不认识谁,是谁这么冒冒失失的。

外面那人没有吭声,继续又敲了敲门,李少安走到门口,猛地一下把门拉开,外面那人被吓了一跳。

“找谁呢?”

看到门口站着的是一个身形瘦小,体格单薄,脸颊上没什么肉的中年人,李少安更是不明白了,暗说自己认识这人吗?

那人看到李少安,也是一阵诧异,似乎在说怎么和之前打听到的消息不太一样,房间里住的不是他要找的人。

“请,请问,这里住的是方局长吗?”

即便见到眼前的李少安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但这个中年人还是硬着头皮问了。

一般来说能住在政府招待所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进来之前他还特地向门卫打听过,确定方局长就住在406房,为此在敲门前他再三确认过房间门牌号。

方局长?

李少安暗暗思忖,这瘦个男人说的方局长是哪个。

都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看这男人畏畏缩缩的样子,他来找那个什么方局长,一看就不像能有什么好事。

“你找方局长干什么?”

李少安其实也不认识什么方局长,不过倒想要从这男人嘴里多问出几句话来,于是做出镇定自若的样子。

那男人不肯说,首先得确定了李少安的身份才行,“你,你是?”

“我是他弟。”李少安随口胡诌。

“噢,失敬失敬,原来你是王洪飞,王老板。”那人自顾从嘴里说出了一个名字,而且对李少安的态度变得恭敬起来。

王洪飞?

李少安只觉得今天这事儿怪了,半夜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找上门来,先是说了个方局长,然后又说了个王洪飞,这都哪跟哪儿啊。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肯定只听过王洪飞的名字,没见过其人,要不然也就不会把李少安当成了王洪飞。

既然这人搞错了,李少安也懒得说明,就这样将错就错,把自己暂时当成王洪飞。

“我就是,你找方局什么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