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再遇贵妇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记住【www.tiaoyuxs.com】,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孙丽萍家到招待所,坐公共汽车大约半个小时。

李少安上车那会儿车里面还挤得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经过了七八站,乘客下了许多,车厢里变得空荡起来。

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景象,李少安不由地想着今天的这次见面,孙丽萍的爸妈会怎么看自己呢,以及又会对自己和孙丽萍的事情持怎样的态度呢?

在李少安的心底,已经打定了主意非孙丽萍不娶,不管别人怎么看,这都改变不了什么,然而如果能够得到孙父孙母的认同和支持,这无疑会让人两人的婚姻变得更加幸福。

回想起刚才孙丽萍主动吻自己的情景,李少安会心一笑,恰好在车玻璃上看到了自己莫名微笑的样子,更是觉得有几分滑稽。

到了招待所前面的公共汽车站,李少安从后面的门下了车,看到招待所楼顶上亮着那几个招待所的大字,朝那旁边的小门走了过去。

在门口被值班的门卫拦了下来,李少安说明了自己身份,这才走了进去。

从大门口到宿舍楼有一段距离,中间还要走过一段长长的走廊,正在走廊上走着,李少安忽然听到旁边花坛旁的长椅上好像有动静。

这黑灯瞎火的,花坛里突然冒出一阵响动,把李少安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野猫野狗之类的东西。

镇定之后,借着月色往里一看,居然是一个……两个人影。

这黑不溜秋的地方,怎么还冒出两个人影来了。

“谁啊!谁在里面?”

李少安还以为是哪里跑来的毛贼躲里面,扯开嗓门冲着里面吼了一声。

“叫什么叫。”

结果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着急。

李少安当即走了过去,看清这两个身影是一男一女,那男的坐在石凳上动也不动,倚在那女人身上像是睡着了似的,而那女人看起来像是在苦苦用力支撑着那男的。

“怎么回事你们,大晚上不睡觉,不嫌这外面冷啊?”

李少安心有不悦,是你们俩黑灯瞎火躲在这里也不知道干些什么,还不能让人问了。

那女人奋力从男人身上下来,双手从腋下环过,想要拖那男人走,结果那男人太重,而那女人力气太小,拖了半天也没从长椅上拖走。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过来帮忙啊!”

那女人拖了半天拖不动那男人,自顾生起闷气来了,见李少安抱着双手在旁边只看不动,便冲着李少安吼了一声。

到这儿为止,李少安算是看出些端倪,这男人应该是喝大了,喝得醉死了过去,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而这女的应该是和这男人一起的,这会儿正因为拖不动这男人而恼怒。

“行了行了,别叫唤了。”

李少安心说既然自己碰上了,也就好心帮个忙,把这醉汉弄走,免得这外面天寒地冻的给冻坏了。

走到那两人跟前,隐隐看到地上有一滩东西,李少安知道定是这醉汉在这儿吐的,当即着憋气绕到这两人跟前。

“是你?!”

“怎么是你?”

此前还没怎样,可当李少安走近之后,这女人和李少安一齐发出了惊呼。

原来这个女人正是白天在百货商场里碰到的那个要和孙丽萍抢戒指的贵妇。

这么一想,李少安再听她说话的声音,确实和白天那时候很像,只是一开始李少安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女人。

看到是这个交横跋扈的女人,李少安心思有了变化,本想要路施援手帮帮这两人,这下也懒得帮了,转身往宿舍楼走去。

“站住!”

那女人见李少安要走,这下更着急了。

这黑灯瞎火的,前后左右都没别人,要等到有人经过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她也不想陪着在这外面吹风受冻。

“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

那女人穿着坡跟皮鞋噔噔噔地追了上来,拦在李少安跟前,挡住去路。

“你要干什么?”李少安目光冷峻地看着这个女人。

“帮我。”女人跑得气喘吁吁,胸脯上下起伏不停,还是摆出白天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李少安也算脾气好,就差一句“滚一边去”没当面送给这女的,自己把自己当回事儿也就算了,李少安又不是有求于她,也不是非要看她脸色过活,就连求人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种女人谁爱搭理谁搭理去。

没有理会这女人的话,李少安想要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哪知这女人死活挡在李少安跟前,就是不让他走。

“你什么意思?”

“你得帮我,帮我把人扛回去。”

“为什么?”

“因为这里除了你,我指望不上别人。”

李少安发出一声冷笑,依旧不理睬这女人,自顾离去。

“算我求你了。”这女人终于放下了姿态。

“哦?”

女人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白天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现在可以请你帮我吗?”

李少安看着这女人,讥讽地笑了笑,说道:“早这样省多少事,真以为全天下谁都惯着你呢?”

跟着那女人来到长椅前,那男人躺在长椅上早已醉得不省人事,李少安随意摆弄了几下,在他脸上轻轻打了几个巴掌,依旧睡得跟死猪一样。

“喝了多少?”

“一,一斤多吧。”

“这是酒桶吗,这么能喝。”李少安轻笑了一声。

“快点吧,一会儿该冻坏了。”那女人焦急着说道。

“行,算你运气好,要不是我刚好经过,就这天气能冻死他。”李少安把那醉汉扛在背上,冲那女人说道:“楞着干什么,过来帮把手,几楼?”

“四楼,408房。”

“408?”李少安诧异不已。

“怎么了?”女人问道。

“没什么。”

李少安扛着那醉汉往宿舍楼去了,心里边就在暗忖,自己不就住406的吗,之前他也查了一遍周围住的都是些什么人,记得住408的不就桃湖县卫生局长方红明吗。

那这么说,自己背上这醉汉就是方红明咯?嘿,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居然这样子碰上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