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深夜登门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站在门口,郭静怔怔地发了半天呆,心里想着到底要不要进去,万一里面还有人怎么办。

“别在门口杵着了,进来吧。”

正当郭静还在犹豫的时候,听到屋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竟然还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紧接着,房间里的灯亮起,刺眼的黄光照来,郭静下意识地用手挡在眼前,等适应了之后才把手拿开。

“是你?!”

战战兢兢地走到房间里,却看到李少安摆出一副稳坐太师椅的架势,坐在自家沙发之上。

怎么又是这个男人,当时郭静的想法便是如此,两人在市里招待所那次碰面过去之后,她几乎都快要把这事儿给忘了,看来这男人那天让自己写下坦白书,果然是有所图谋,要不然今天也就不会贸然出现在家里了。

“既然都进来了,那就坐下吧。”

李少安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让郭静坐下来慢慢聊,这画面倒像是他才是这房间的主人,而郭静成了上门的客人。

郭静没有照李少安的意思坐下,而是一直站着,压着怒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

李少安笑了笑,说道:“要打听到你的住所很难吗?”

郭静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没好气道:“你不是说过只要我不找你麻烦,你便再也不会出现吗,怎么说过的话如同放屁?”

“有脾气?”

“不然呢?”郭静愤怒地瞪着李少安,她的暴脾气已经按捺不住,暴跳如雷道:“来找我就算了,有什么我们说什么,你想要钱,我给你;你想让我帮你办事,我答应;你大半夜踹了我房门,闯到我家里来威胁我是什么意思?”

一口气骂完,郭静还觉得不解气,继续骂道:“这就是你一个大男人的所作所为吗,李少安你真是让人看不起,原以为你还能像个男人一样言而有信,可你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说完了吗?”

面对郭静劈头盖脸的叫骂,李少安没有反驳,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郭静红着脸,高声道:“还没有,这里是我的房间,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听到没有!”

李少安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全然没有把郭静的话听进去。

郭静气急败坏,上来便要拉扯,怎奈李少安一个大老爷们,哪是她一个女人的气力能拉动的。

急火上头,郭静直接对李少安动起手来,又是掐又是抓,最后还要上嘴。

忍无可忍,李少安突然起身,捏住郭静的两腮,将她死死地按在沙发上。

“疯够了没有?”

“李少安,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对女人动手!”

郭静被按在沙发上,想要起身却难以从李少安的手中挣扎开,拼命地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而且郭静挣扎得越是激烈,李少安手掌上的力道便再加强几分,最后捏得郭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想把周围的人引来的话,我劝你最好安静点!”

“李少安,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你打女人。”

郭静不敢在大喊大叫,不过却也没有这么简单就放弃抵抗,忍着痛大骂李少安不是东西。

李少安冷冷道:“我不打女人,但不代表你能在我面前撒野,我可以放开你,但你必须答应不要再动手动脚。”

“李少安,你真做得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郭静双目通红地瞪着李少安。

李少安没有怜香惜玉,手掌力道再加,郭静只觉得两腮像是被铁钳夹住,再夹下去腮帮子就要脱臼了,那剧烈的疼痛让郭静再也扛不住,居然失声痛哭出来。

“还闹吗?”

见郭静流泪痛哭,李少安并没有因此心软。

“你快放开我……我不闹了……保证不闹了……”

郭静这才明白李少安就是个禽兽,所作所为禽兽不如,妄想这种男人能怜香惜玉放过自己根本不可能,当即只能屈辱地哭泣求饶。

“你早安静下来,也就不用吃这些苦头了。”

李少安松开了郭静,不再把她按在沙发上。

郭静抹掉脸上的泪痕,整理了凌乱的头发,用能够杀人的眼神盯着李少安。

“我算是领教了,这就是你对付女人的手段。”

“过奖了。”

见李少安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郭静更是气得差点晕死过去,咬牙切齿道:“居然还有脸承认,你还算个男人吗,亏你在人前还一副翩翩君子的样子,没想到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小人!”

“这话你对我说好像有些不太合适吧,郭主任。”

李少安的话所指的是什么,郭静自然明白,她在人前是办事雷厉风行作风狠辣的卫生局主任,然而背地里却是方红明的情人。

“行啊,不就是仗着知道了我的秘密吗,算你狠!”郭静气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怒道:“说吧,你找我干什么。”

“没错,我今天过来的确是有事要找你,但有件事情我得给你提一句,你家这门可不是我踹的,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别怪在我头上。”

“不是你?那还能有谁?”

李少安不屑道:“说了不是,那便不是,我李少安还不至于连这点事都不敢承认。”

郭静见李少安不似说谎,一时间心中更是迷雾一团,既然李少安说这门不是他踹的,那会是谁呢?谁会趁自己不在的时候踹门而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那你有没有看到是谁?”

“我来的时候你家这门就已经被踹开,门锁也不知去了哪,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我不过是坐在里面等你回来而已。”

“你真没看到?”

“没有。”

郭静眉头紧皱,对于李少安的说法,摆在她面前的选择只能去相信。

至于李少安到底有没有看到那个潜入家中的人,那就只有李少安知道了,问题是李少安就算知道,也不一定就会说出来。

“郭主任,是不是平时在工作中太骄横傲慢,得罪了什么人?”李少安略微得意地笑道。

“这跟你没有关系。”郭静知道李少安想看自己笑话,没心情搭理,脑袋里一直在想到底是谁会干这种事情。

李少安砸了咂嘴,摊手道:“我不过一片好心,你不领情那就算了。”

发表评论